活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活动新闻
看完这个, 别再问为何中国军舰上会悬挂日本国旗了!
更多
[日期:2016-09-28] [阅读 :1718] [关闭] [返回]


军武次位面09-14

2014年,中国海军首次参加环太平洋军演,派出了052C型171导弹驱逐舰“海口”号、054A型575导弹护卫舰“岳阳”号、886综合补给舰“千岛湖”号,以及“和平方舟”号医院船,还有一个1个潜水分队、1个特战分队、1个医疗分队,共计1100余名官兵参演。


其中171舰的一张照片引起了许多关注,因为在这张照片里,171舰似乎挂上了“日本旗”,联想到日本海自也有军舰参加环太平洋军演,于是就出现了各种猜测和说法,但实际上这只一面信号旗而已,跟日本一点关系也没有。



▲就是这样一面信号旗引起了误解,其

实这种挂“日本旗”的现象并不少见

军舰挂信号旗当然就是发信号用的,不过问题也随之而来——现代的通讯技术已经很成熟发达了,干嘛还要用挂旗子这种笨办法来通讯呢?这还得从信息传递方式说起。在无线电发明之前,人类要想快速传递信息是很困难的,因为信息总得记在什么东西上,无论是木板、羊皮还是丝绸,怎么也得有个载体,而且这个载体还得送达对方才行。这种通过实物载体来传递信息的方式在很长时间内一直是人类通讯的主要方式,古代中国早在秦汉时期就建立了驿站系统,“六百里加急”和“八百里加急”通过影视剧为大众所熟悉,这也是实物传递的最快速度了(八百里加急的速度基本上会把马跑死)。

▲除了中国以外,美洲印第安人也使用

过烽火传信,只是他们没有固定的烽火台

另一种能想到的方法是信鸽,但这种比马快的动物却不太保险(饲养和训练很麻烦,而且万一途中成了鹰的美食……),而且负重太小,传递的信息量很有限,所以虽然直到二战时期都在用,却不可能是主流方式。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当然有了,“烽火戏诸侯”的故事广为人知——用烟和火来通讯的确是古代一个重要发明,不光古代中国有,古希腊、古罗马、波斯、甚至印第安人都曾使用过这种办法。这种方法比马快得多,比信鸽保险,缺点是需要前期建设(不过建好就一劳永逸了),缺点是只能传递非常简单的信息——就几堆火,几柱烟,能表达多复杂的意思呢?

如果能想办法传递更多的信息量,那么类似烽火之类的系统将大大提高通讯效率,按理说疆域辽阔的中国更应该首先完成这个技术革新,但古代中国把驿站系统发挥到了极致,再加上对科学技术的轻视,直到清朝,仍然是靠着快马加鞭的方式来统治着庞大的帝国,而把利用视觉信号来传递信息这一招玩出了花样的,却是大陆另一端的那些欧洲小国。

▲胡克和他的方案

1684年,英国科学家罗伯特•胡克(就是和牛顿争锋的那位)在他递交给皇家学会的报告中描述了利用可见物传递信息的方案,利用木臂上下移动所呈现出的位置和角度来表示各个字母,这是应军方的要求,根据1683年维也纳战役的经验而研发出的成果,但这种方案仅仅停留在纸面上,从未付诸实施。海峡对面的法国人首先把这种方案变成了现实,当然这也是因为法国有更加迫切的实际需求——在1790至1795年间,正值大革命高潮时期的法国面临着来自英国、普鲁士、奥地利和西班牙等外国干涉军的巨大压力,如果硬碰硬的对抗,法国显然实力处于下风,但联军相互之间通讯不畅却是一个可资利用的机会,也就是说,如果法军的信息传递比对手更迅捷可靠,便会有取胜的机会。

▲查普和他的方案

1790年夏,法国工程师克劳德•查普设计出了一个能够让中央政府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收到信息并下达命令的通讯系统。查普最初的方案是通过黑白板、时钟、望远镜和密码本来接力传递信息,就是一个升级的烽火台体系,但具体形式不详。1791年3月2日上午11点,他在布吕隆做了一个10公里长度的试验,成功地传递了一条信息“si vous réussissez, vous serez bientôt couverts de gloire”(如果你成功了,将会沐浴在荣耀之中)。1792年,巴黎和里尔之间一条230公里长的线路被建立起来,并在1794年投入使用,这条线路通过15个信号站,在一小时内就把法军的战报传递回来。虽然设想被证明是实用的,但查普感觉还能继续改进。查普和他的兄弟一起,将原来的设计改为由三条木板组成、更加简单的“臂板”系统。


▲反映“查普系统”如何使用的绘画,某个信号站的观察员用望远镜察看上一站的信号,然后把本站的三条木板摆成同样的组合,通过接力的方式就能把信号传递出去了

三条木板一长两短,长板正中有一个轴,可使长板绕水平轴在竖直平面内旋转,短板的一端通过轴与长板末端相连,也能够旋转,这样一来,就可以用不同的位置组合来代表不同的字母。通过调整的配重,这一装置只用两个手柄就能轻松控制,简单并且相当可靠,这也是后世手旗语的源头。


每个短臂长2米,相对于长臂可以形成7个位置,4.6米的长臂把两个短臂连接起来,有四个角度(长短臂都是每隔45度一个位置),总共有7x7x4=196种组合,足以容纳拉丁字母加数学符号。为了加快传递速度,沿线的信号站都会得到一个编码本。沙普设计了一种由92种符号组成的编码,能表达出8464种经过编码的单词和短语。

▲到1830年为止,查普发明的“土电报”

线路基本已经覆盖了法国的国土

▲现代人复制的信号站

借助望远镜,两个信号站之间可以隔上十几公里建一个,消息可在数小时内把信息从前方传回首都,相比驿站系统要快速且廉价很多,据说在1814年,被放逐的拿破仑从厄尔巴岛潜回巴黎的消息即是利用此法迅速传遍欧洲。法国人的发明开了个头,欧洲各国眼看着这种方法好用,自然是纷纷效仿。


1795年,英国人乔治•默里受到查普系统的启发,向英国海军部提出了一种新方案。这种方案是在一个矩形的架子上设置六块可绕水平轴转动的板,通过六个“快门”的不同组合来表达信息,相比查普的发明,这个装置更加简单。1795年9月,英国海军部采用了默里的方案,第一条由15个信号站组成的线路建立在伦敦和迪尔之间,信息在这两地之间传递只需一分钟,这在当时堪称高效,到了1808年,已经有65个通讯站投入使用。

▲位于瑞典的六转板通讯站现代复制品

英国迅速采用这套方案的动力还是来自于战争,因为英国当时需要防备法国可能的越海进攻。由于是出于临时之需,所以这些信号站都是很简陋的木板房。在战争结束之后,这些临时线路在1816年3月被英国海军部关闭。不过,从快速通讯中尝到了甜头的英国并不打算放弃这种在当时非常先进的信息传递方式,很快,英国就找到成本更低的替代方案——海军军官霍姆•波帕姆(Home Popham)发明的三臂系统。三条8英尺长的木板通过水平轴连接在一根30英尺高的木杆上,每个短板由滑轮控制,同样是每45度一个位置,一共可以有多少种组合大家可以自己算一算。


1816年7月,一条试验性质的线路在伦敦和查塔姆之间建立起来,试用之后英国海军部决定建立通往普茨茅斯的永久性线路,这项工程于1820年12月开工建设,从1822年用到了1847年,直到被铁路和电报取代为止。在电报出现之前,类似的装置就是当时最先进的通讯方式了,除了英法两国外,北美、俄国、丹麦、瑞典等国都曾采用,俄国沙皇尼古拉斯一世在位期间建立了从莫斯科到华沙的1200公里线路,由220座通讯站组成,需要1320人来操作,直到1880年,最后一条建在瑞典“可视化”通讯线路才被终止动作。这些接力通讯站为了能被更远地看见,一般都建在高处,那些建设过通讯站的山丘往往被当地人称作“通讯山”(Telegraph Hill)。

这种凭借肉眼观察的符号化通讯方式不仅有在陆地上使用的必要,在海上就更有意义了。在陆地上最不济还可以骑马送信,在海上要是靠划船来传递信息那将会慢得难以忍受。但海上又不可能象在陆地上那样建设固定的通讯站,于是旗语便应运而生了。说起来古代中国也是有旗语的,否则一个大船队出动,相互之间怎么通讯协调就成了大问题,据史书记载,在明代郑和下西洋的船队中,便已经有了旗语通讯——“昼行认旗帜,夜行认灯笼,务在前后相继,左右相挽,不致疏虞。”白天悬挂和挥舞各色旗带,组成相应旗语,夜间就使用灯笼,在天气不好,能见度差的时候,还有铜锣、喇叭和螺号来配合使用。



▲波帕姆设计的信号旗编码,基础是数学旗,用数学组合表达字母,如果需要单独表达数字,还需要同时升起“NUMBERIAL PENNANT”旗

但由于明清两代严厉的禁海政策,远洋大型舰队从中国消失了,通用的旗语也就无从谈起,而近代在这方面走在前列的,依然是海上霸主英国。还是上面那位军官波帕姆(他在1814年被升为少将),他为英国海军制定的旗语系统在著名的特拉法尔加海战中发挥了作用。1805年10月21日上午11时45分,在这场决定英法国运的战斗中,纳尔逊从旗舰“胜利”号上发出了英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海军信号“英格兰期盼人人恪尽其责”(England expects that every man will dohis duty)。



▲波帕姆将不同的数字组合与单词对应起来,通过旗语手册就可以读出,比如“England”对应的便是“253”,因为“DUTY”没有被编码,所以用字母逐个表示


在英国画家约瑟夫•特纳(Joseph Turner)的画作《特拉法尔加海战》中如实描绘了“胜利”号所发信息的最后几个字母,最后还有一面“FINISH”旗帜,相当于一个句号,表示发送完毕,否则对方还得再等着下一个信号。


“胜利”号后来被保存在朴次茅斯海军基地的干船坞中,成了一座博物馆。在纪念特拉法尔加海战两百周年时,“胜利”号上再次升起了当年了信号旗,只是在真正的海战中,这些信号旗并非一次全部升起,而是用了十二次升降,花了近四分钟的时间才传达完毕。因为这场战役的重大历史意义和纳尔逊的命令对士气的鼓舞作用,这句经典的旗语也被广为传扬并成为英国民族意识的一部分,在很多场合都会被引用,甚至连被打败的法国人也学了去,拿破仑干脆直接翻译使用——“La France compte que chacun fera son devoir”(法兰西企盼人人恪尽其责)。

▲从左至右:1939年以前,1939-1949,

1949-1965的英国信号旗系统

这种通过挂旗来进行海上通讯的方式很快就为欧洲各国所效仿,就像在陆地上的情况一样,基本也是不同的国家各搞一套,不过由于英国在海上的强势地位,英式旗语还是最终占据了主导地位。1855年,英国海外贸易局基于广泛使用各类信号旗系统,起草了国际信号旗的草案,用18面信号旗组成共17000种信号,其中一部分为英国专用信号,另一部分为世界通用信号,随后将其作为一种海上通讯的标准手段于1857年对世界公布。


该信号旗系统一出现,即受到世界主要航海国的重视,成为了世界上最广泛使用的海军信号旗系统。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英国政府提议修订“万国通讯书”,交由万国电信会议审查后,在1934年正式成为国际通讯信号旗方案。现在通用的有40面旗,包括26面字母旗,10面数字旗,3面代用旗和1面回答旗,由红、黄、白、黑4种颜色制成,开头有燕尾式、长方形、尖形和三角形4种。1965年政府间海事协商组织(IMCO)对国际信号旗进行了修订, 1969年1月1日正式生效。该修订后信号旗系统最终成为现在通用的国际信号旗,看到其中的“日本旗”了吗?它其实只是表示数字“1”,回头看看171舰的那张照片,“日本旗”下面还有一面表示“H”的信号旗,这个组合表示“引水员在船上”。


用这些信号旗可以拼出一些基本的信息,比如可以表明自己的国籍和舰(船)名,因为是国际通用的,所以挂上旗后一看便知。


▲单独使用时的旗语含义,点划是对应的莫尔斯电码

如果单独使用某一面旗,就表示一些常见的状态、请求或动作,在茫茫大海上,船只的情况和相对运动不大容易直接观察出来,通过挂旗示意一目了然,就像汽车上的左右转向灯和双闪一样直观。


这些字母旗中最著名的当数最后一面“Z”字旗了——在日本赌国运的对马海战中,东乡平八郎升起的正是这面信号旗,因为Z是最后一个英文字母,表示“绝无退路”,在日本的旗语中就成了“皇国兴废在此一战,诸君当愈益奋励努力”,在后来的偷袭珍珠港和中途岛战役中,日本海军都升起过这面信号旗,但好运不会年年有,国运总有赌输时,一面Z字旗也不可能有神奇的作用,日本还是从A走到Z,最终败亡了。


日本挂Z字旗也是从英国的纳尔逊那里学来的,只不过为了省事就约定了一个单旗的信号。纳尔逊在那场战役中发过的旗语其实不止一条,他发出的最后一条旗语是“engage the enemy more closely”(靠近接敌),以当时的信号旗1和6表示,北约组织保留了这个旗语作为战术信号以示对纳尔逊的尊敬,虽然实际上没什么用。今天的军舰仍然会挂上Z字旗,不过仅仅是个符号而已。如果看见一艘渔船挂着Z字旗,那并不是要来拼命,而是表示“正在撒网”。




除了发信号用外,在某些隆重的场合,比如节庆和访问时,军舰会把所有的信号旗按一定顺序挂出来以示喜庆,这就是海军礼仪之一的“满旗”(民船也会如此)。按我国惯例,按每两面方形信号旗和一面三角形信号旗的间隔顺序悬挂(燕尾旗等于方形旗),梯形旗可作三角旗用。如遇大风大雨或作战值班时,则只挂代满旗,即在主桅杆悬挂国旗,舰艏旗杆悬挂军旗,舰艉旗杆悬挂海军军旗。


信号旗平时应该卷起来按顺序放在格子柜里,需要时取出,用完放回,这要求水兵能熟练记忆各种旗样和字母、数字的对应关系。在某些时候还会出现一些特殊的信号旗,比如英国海军就有一面“酒旗”,这面旗帜被挂上桅杆并不代表此时军舰上的官兵都可以开怀畅饮,而是表示把全体军官召集起来举行某种仪式或庆祝(比如给某位军官奖励)。


▲标准旗语和日本旗语(下)


除这种国际通行的旗语外,还有一种由人手持两面小旗摆出不同姿势来通讯的手旗语,有国际通行的标准,也可以为了内部的方便而在自己搞一套,比如日本就觉得英文不方便而制定了一套日本旗语。我国使用国际标准旗语,对外交流用手旗打出英文字母组成单词,内部则是打出拼音。



▲“舟山”号导弹护卫舰与沙特“马布哈(Abra)”号护卫舰在亚丁湾护航时相遇,用灯光相互致意——“中国海军舰艇,我们在该海域执行护航任务,祝你们航行一路顺利”,“我正在执行为商船护航任务,也祝你们航行一切顺利”

当然,到了夜间或天气不好的时候,什么旗都看不见了,这时候就得使用灯光了,灯光就比较简单了,直接用长短不同的间隔闪出莫尔斯电码就行,不同国家的军舰之间一般使用英语,内部通讯就按各自习惯的来。

除了礼仪作用外,旗语和灯光在通讯技术发达的现代仍然被使用是有原因的,虽然通讯效率低,传递距离近(2-3海里,借助望远镜),但在某些情况下,其简易、低成本和保密性的特点仍然有优势,在瓜岛战役中曾有陆军士兵以旗语联系到海上的战舰炮击日军,反败为胜的事例。在舰队在航渡途中,如果需要保持无线电静默来进行隐蔽的话,内部的协调的信息传递只能通过灯光和旗语了——日军偷袭珍珠港的途中,以及杜立特突袭东京的航渡途中,均是全程无线电静默,如果没有灯光信号和旗语,庞大的舰队将难以统一行动。




实际上,除了在军事方面的运用外,用旗帜、手势灯光来传送信息在民用领域也是非常普遍的现象,道理也是一样的,简单方便成本低,也不需要什么复杂的设备,甚至能超越语言障碍——来自不同国家的球员和赛车手,裁判打出的手势和旗语,谁都能明白是什么意思。


除了旗子以外,还有许多可以用来表达信息的工具,这里提供一个小小的技能,兴许单身狗们用的着——西班牙“扇语”,据说“封建时期”的西班牙也是很保守的,小青年们的恋爱受限很多,然而这怎么能难得倒追求爱情的年青人呢?西班牙的女孩子们便通过从东方传入的折扇来表达出各种不同的意思……,具体见上图,其中的英语不难,单身狗们自行翻译没问题吧?

虽然时过境迁,现在的欧洲姑娘们早已用不着扇子了,但东方的女孩子们还是腼腆的多,也就是说——


要是哪天有个妹子这样看着你,兴许你就有戏了,而且这还是个懂得扇语的妹子,肯定素质不差哦!